山中树莓 - 捧花 过妻不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婚礼的最后,新娘将捧花抛出,在场未婚的女士捧场地争相去接,时妤只顾着举起相机给林遥拍照,任由人群推搡。贺弯弯却生龙活虎,越过众人,踩着白椅跳起来接住了那束玫瑰,落到地上时,差点儿摔倒。

      叶锦川站在一旁,看她抢到了捧花,不由得也勾了勾唇角。平日里很少见到她这般天真浪漫的少女模样,他伸手扶住她的腰,下一秒,却看到她将捧花塞到了身边的一个女人怀里。

      黄一荻立在原地,满脸错愕,不解地看向贺弯弯,然后听到她大声朝郑予行说,“郑大少爷,此情此景,难道还不向一荻求婚吗?”

      此言一出,全场跟着起哄。众人拍手鼓掌,振振一词:“求婚,求婚!”

      黄一荻满面绯红,第一反应竟然是看向时妤,时妤只是静静地站在人群之后,脸上没甚么表情。甚至,还按下快门,替他们拍了一张合影。

      回过头时,她触碰到郑予行看向时妤的目光,一种难言的屈辱涌上心头。原来贺弯弯此举,只不过是为了时妤试探郑予行的心意。

      可是时妤在这里,他无论如何,不会向自己求婚了吧?可是,这样,将她的颜面至于何处?

      指甲掐进掌心,她想转身就走,却被母亲推到了郑予行面前,人群围绕簇拥,更有贴心者,替郑予行准备好了戒指与玫瑰。

      郑予行从时妤身上收回目光,看着无辜被卷进来的黄一荻,以及她身后态度强硬的长辈们,还有付诸那略带警告的眼神。

      他要是敢胡来,婚礼怎么收场。

      郑予行沉默了片刻,突然贴近黄一荻,低下头,眼里带着难得的轻佻和暧昧,俊秀的眉目愈发清晰,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旁人瞧见那眼神,以为这只不过是未婚夫妻之间交颈亲密的呢喃,于是起哄的氛围更浓重,却不想黄一荻直接推开了郑予行,冷冰冰道:“我拒绝你的求婚。”

      何华笑眯眯的双眼顿时变得锐利:“你在说什么?你敢给我再说一遍?”

      黄一荻握着玫瑰花束,仿佛有肉刺扎进掌心,他不想娶她了,却看在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当着大家的面,静悄悄地,把当众拒绝的权利交给她。

      他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用那样轻浮的目光看着她,如果是时妤呢,他敢有半分的轻怠吗?

      郑予行松了口气,脸上却颇为遗憾,“一荻,今天是林遥的婚礼,我们退婚的事,回去再好好商量。”

      他说的并非求婚,而是退婚,仿佛已经一锤定音。

      郑局长也阴恻恻地道:“臭小子,你给我好好说话。”

      众人哪里想到女方会当场拒绝,怕双方家长彼此尴尬,又赶紧圆场,终于将这场闹剧翻页。

      郑予行安抚了长辈们一番,陪了几杯红酒,在模糊不清的人群里寻觅时妤的影子,最后,在化妆间的那张沙发上,看到她百无聊赖地翻阅着购物网站。

      他俯下身,从背后揽住她,下巴贴在她光滑莹白的肩膀上,“想买什么,我都给你买。”

      怎么这么多年,他从来没给她送过一件礼物呢?

      时妤吓了一跳,鼻尖磕到他的牙齿,疼得生吸一口气,捂着脸道:“你有病吧?”

      刚刚还在人群之中对着另一个女人求婚,被拒绝后面色不改地过来同她搂搂抱抱,当真厚颜无耻。

      “我没有婚约在身了。”他痛快地舒了一口气,呼出一口浓郁的葡萄香气,“下次弯弯结婚,我一定痛痛快快给个大红包。”

      “她是不婚主义者。”时妤面带鄙夷,或许她自己也是。

      “贺家人怕是不会同意。”郑予行语气笃定,像变戏法一般的,从身后捧出一束红玫瑰,递到时妤面前,“给你。”

      “黄一荻不要的,你反过来送给我?”时妤弯腰躲避他的桎梏,皮肤极为敏感,被他贴得发痒,忍不住想笑,却触到门口那道凌厉的目光。

      何华满脸不可置信地站在门口,看着倚在同一张沙发里的两个人,脸色青黑。

      “予行,你给我解释一下?”何华推了推鼻梁上的厚片眼镜,声音里带着隐隐的压迫感。

      郑予行规规矩矩地挺直腰板,时妤以为他又会像小时候那样弹开,这一次,他却没有,依旧坐在她身侧,手掌扶着她的腰。除了在长辈面前拘谨些外,并无更多动作。

      他既然这样,时妤便坐实了狐狸精的罪名,她主动伸出曼桡的双臂,勾在郑予行的脖子上,轻薄的伴娘礼服贴合饱满曲线,抬起头,媚态横生地看着自己曾经的恩师。

      何华见她这幅模样,扬起手就要朝时妤脸上扇去,郑予行侧身将时妤摁在怀里,何华来不及收回手,险些一巴掌甩到他脸上。

      “老师!”他抬头,唇角抿起,眼里带着薄薄的怒意。

      何华第一次见到这孩子这样陌生的眼神,不由得后退了一小步,气得冒烟,嗓音尖细:“我看你是疯了,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放肆过,我这就去找你父亲好好谈谈!”

      撂下一句狠话,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时妤抬手摸了摸郑予行右脸上被锋利指甲划出的叁条血痕,眼里微微起伏。

      “你竟然敢吼何主任。”

      在他伤口上轻轻呵了一口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