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芷 - 醉酒 国师(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顾铖饮了酒却也没有离开,而是不着痕迹地拦住了之后上来敬酒的两位官员,同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攀谈了起来。两位大人原是想来找季千鸟的,但既然是一向寡言的大皇子屈尊搭话,他们自然倍感荣幸,忘了原本的来意。

      二皇子顾钰原本也想上前敬酒,见季千鸟有了醉意,也息了打搅的心思,只是过来打了个招呼。

      其他人却没有这么体贴。

      季千鸟身为大燕国师,出身道门,并不热衷于宴饮应酬,是以往往不常出现在类似的场合,也就只有皇家中较为重要的宫宴里才偶尔能看到她的身影。

      再者,今上登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似乎是为了避嫌,她连朝堂都不常到,宫宴中更是不见人影——直到近些年,她才重新出现在类似的场合。

      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夜想找季千鸟套近乎的朝臣们只多不少,个个笑容可掬、恭敬奉酒,来者络绎不绝。

      大燕宴饮文化盛行,先皇便常常宴上与臣子对饮到大醉,笑称“宫宴之上无君臣,尽是酒友”;事实上,这样的惯例自前朝起始,设立的初衷是帝王借宫宴这样轻松些的场合让臣子放松进谏,谈笑间推心置腹,一同畅谈江山社稷。

      季千鸟撑着额头,蹙着眉又饮了半盏,眼中带着浅淡的厌倦:无论如何,如今的酒宴显然与过去截然不同,只剩下些无意义的对酒,着实令人生厌。上位者假意让自己看起来平易近人,下位者顺着杆子往上爬,借机溜须拍马套近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交流。

      她对这样的应酬交际向来没什么兴趣,即使有不少人帮着挡酒,她的耐心也逐渐告罄,只想随便找个由头溜了。

      换作往常,以顾昭察言观色的能耐,应当早就能看出她的不耐,也不想让她和朝臣走得太近结党营私,自会帮她找由头让她脱身;但今日的帝王却纵着人给她敬酒,上的酒还是最烈的,像是就想让她喝醉,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主意。

      一个个的,真是麻烦……

      她又抿了一口酒,略有些烦闷地想。

      边上的叶修文担心她醉酒不适,帮她挡了几杯。但他自己的酒量却也好不到哪儿去,才没饮几杯,此时,他白皙的面孔便覆上了薄薄的红晕。

      “叶大人酒量不佳啊,还是得趁着年轻多练练。”有相熟的同僚揶揄道,“国师大人的酒量便明显比你强多了,喝了不少也只是微醺,不愧是修道之人,身体强健。”

      “身体强健……也不可纵欲……”叶修文红着脸,抓着身边人的袖子喃喃道,“饮酒伤身……还会乱……唔……好热……”

      季千鸟被他抓着袖子,闻言便不自觉地想起了那几个纵欲的夜晚,当即轻咳一声,扶稳了他的肩膀:“叶相既然醉了,还是先回去歇息吧。”

      “不能喝就别逞强,你们文人真是……嗝儿……”顾显打了个酒嗝,挤到他们中间,“就是死要面子……”

      他也替季千鸟挡了不少酒,虽然酒量不错,但喝得多了也不太受得住,动作也比较迟缓。

      “……别说他,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吧……别喝了,赶紧回去休息。”

      季千鸟稳稳扶住两个醉鬼,无奈地把他们打发给了各自府上的下人,让他们各回各家。

      叶修文被随从扶着,红着脸定定看着她不说话,听到她的话也只是点点头,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

      顾显却不肯安分,扑腾着凑过来:“别被灌醉了留宿宫中,顾昭那个王八蛋就是不安好心——”

      “他是王八蛋你不也是……”季千鸟镇压了他胡乱扑腾的手,像拎大鹅似的把他丢给了随从,“把宁王殿下带回去,记得弄点醒酒汤,省得明天他又头疼发疯。”

      宁王府的随从们习以为常地应了是,熟练地架走了这位不着调的废物点心。

      送走了两位友人,季千鸟便重新冷下脸,礼貌地拒绝了下一位官员的酒:“某酒量不佳,怕酒后失态,便不多喝了。”

      酒过叁巡,早有不少官员不胜酒力,醉酒离场。季千鸟说自己醉了也显得不那么敷衍。来敬酒的官员只能悻悻一笑,遗憾离去。

      季千鸟也并非完全是敷衍对方——她也确实醉了。这酒的后劲不小,饶是她酒量不错,也觉得有点醉了。

      此时此刻,大燕国师那张原本清冷高华的白皙面孔上染着微醺的酡红,让人总忍不住多看两眼,却又迫于她往日的名声不敢多看。

      也只有顾昭能端着酒杯,假装若无其事地向她投下炙热的视线。

      “国师不胜酒力,便也早点歇息为好。”他亲自下来搀扶,一副爱重臣子的做派,“时候也不早了,不如先去偏殿……”

      季千鸟察觉到他灼热的手指握着她的手腕,没入袖口,在内侧摩挲,似笑非笑:“陛下这是想……同臣秉烛夜谈?”

      还真被顾显说对了,这家伙果然不安好心。

      俊美沉稳的帝王鹰眸微深,面上却一片纯然的体贴:“朕意如此,不知国师意下如何?”

      在外人看来,他只是礼貌地虚扶着国师,并未有身体接触;可事实上,他的手指正暧昧地揉弄着她手腕上的筋络,带着十足的侵略性,在袖中握着她的手腕。

      或许是有些醉了的缘故,季千鸟也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热了起来。她突然想到顾昭当年爬上她的床的时候,似乎也是在某场酒宴上,借着酒意,便这么勾上了她。

      “陛下有令,臣自当从命。”想到过去的事,她突然不自觉地笑了笑,放纵自己的心情,随口应承道。

      顾昭看着她的神情,忽的愣了片刻。他也喝了不少酒,此时此刻,季千鸟待他,竟有种像是回到了过去的错觉。

      莫非她终于心软,回心转意——

      他目光更深,握着她手腕的手也抓得更紧了:“既然国师不胜酒力,那朕便送国师去文景殿歇息——诸位爱卿也请适量饮酒,莫要多饮伤身。”

      旁的官员们没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躬身行礼:“恭送陛下,恭送国师大人——”

      他们低头行礼的时候,顾昭牵住了季千鸟的手,几乎把她抱进了怀中,目光中的占有欲浓得惊人。

      “国师醉酒,便由朕扶着。”他的声音低沉沙哑,“请。”

      季千鸟的腰被他健壮的手臂箍着,似笑非笑地睨他一眼,便由着他去了。

      旁人都不敢抬头直视天颜,就算看到了也不敢多说多想。

      有其父必有其子,顾铭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胆小之人。

      他抬眼瞥了一眼自己的父皇拥着国师那副占有欲极强的模样,唇角微勾,叫住了自己的弟弟:“走,阿锦,我们也该去准备一下了。”

      顾锦对他的谋算懵懵懂懂,有些不安地问:“皇兄打算……”

      “替父皇做他想做的事,也算是替父分忧。”长相艳丽的少年牵着双胞胎弟弟的手,笑吟吟道,“去文景殿。”

      ———————————————

      忙完回来,终于写到双胞胎了。

      接下来剧情就是顾铭带弟弟截胡父皇爬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