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芷 - 明争暗斗 国师(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大燕的四位皇子齐聚一堂,国师被围在中间,场面一度相当古怪。

      季千鸟的袖子还被顾铭牵着,看向面色冷淡的顾铖,便见顾铖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她没法从那张冰山似的面孔上读出他在想什么,便又被顾铭勾着手指引去了注意力。

      “所以国师大人可要现在就与我同去一趟丽景殿?”漂亮的少年表情温驯,却又显得有些闷闷不乐,“不去倒也没事,我也没那么小孩子脾气,就是母妃怕是会有些失望。”

      话是说没事,他的表情却不像是那么回事,像是一只试探性伸出肉垫讨要关注的娇贵猫咪,没得到关注便强装着无所谓,尾巴却失落地耷拉了下来。

      从顾显开了先河,季千鸟就向来拿这种示弱的漂亮后辈毫无办法——从某些人的举动看来,这件事甚至成了她公开的弱点。

      更何况,说到良妃,她也的确有段时间没去看她了……只见了其余二妃未见良妃,总显得有些不太好,恐怕让良妃失望,不够雨露均……

      ……不对,说到底,平衡后宫不是顾昭那个当皇帝的家伙的事儿吗?为什么她要担心自己会让某个后妃失望啊。

      想到这里,季千鸟轻咳一声,正要接话,便听顾铖冷硬道:“待会父皇还要考校我等的武艺才学,叁皇弟恐怕没这个时间。”

      被他一说,顾钰也想起了正事,赞同道:“叁皇弟确实恐怕只能之后另找时间再带国师去见良妃娘娘了,考校一事,文武百官也都要到场,国师自然也必须在场边。”

      季千鸟看了一眼天色,也察觉到时间已经有些迟了,道:“二位殿下说得对,臣恐怕只能晚些再寻时间去见良妃娘娘了——正巧,陛下也到了。”

      在太监尖锐的传唤声里,顾昭身着龙袍,在随侍的簇拥下踏入了御花园。

      花园中的喧哗声瞬间低了下去,化为了整齐划一的“拜见陛下”的行礼声。几位皇子也不能免礼,一同向他跪拜。

      他们这么一拜,只是站着微微欠身的季千鸟便显得格外显眼了——也因此,顾昭一眼就看到了她,还有自己已经凑上去了的四个儿子。

      一个个的,下手倒是比谁都快,一个个都还表现得挺真情实感……只可惜他们讨好的那个人根本不会在意这些,有欲求的时候会回头看一眼,没有的时候她的心站得比谁都高远。

      他面上神色未变,心底却嗤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在嘲笑年轻人,还是在嘲笑什么熟悉又陌生的旁人。

      “见过陛下。”季千鸟微微欠身,把礼数做足了,才在他的“季卿免礼”声中重新站直。在外人面前,她向来不介意给足他的面子,这对维护皇权稳固也是不可缺少的。

      “众位爱卿也免礼平身吧。”顾昭随意道,一贯没什么表情的俊美面孔上带了点笑样,“季卿先随朕来,朕有要事与卿相商。”

      季千鸟微微蹙眉,还是提步向他走去。

      “几位皇子,还请先去演武场准备。”帝王身边的大太监从随侍中站了出来,恭敬地引路道,“其余大人们也请稍等片刻。”

      “自然是无碍的,国事为重。”

      大臣们也早已习惯了帝王对国师的爱重,纷纷见怪不怪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顾铖冷冷瞥了一眼顾铭,转身离开。顾钰跟在后面,却是有些好奇地扭头看了一眼季千鸟和父皇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事……”

      “不是其余公务,就多半是与你我兄弟有关。”顾铖平淡道,“有些人太不安分,不好好敲打敲打可不行。”

      “……皇兄是说叁皇弟?”顾钰平日里虽和他针锋相对,此时却是没有和他呛声,慎重道,“我只听说民间有传言,却也以为只是传言……”

      “凡事有可为,有不可为。”顾铖眼中带着几分冷意,“四处征收民男,坏了国师名声,也于民生无益。我们的这位叁皇弟,是在宫内为所欲为惯了。”

      顾钰同样皱起了眉:“叁弟向来如此,只是此番格外放肆。国师若是知道,只怕也不会对他有好感。”

      “就怕他还有别的手段。”顾铖冷道,“叁皇弟的脑子可比你机灵多了。”

      顾钰:“………………?”

      “大哥又比他强到哪里去了吗?”他反问道,“叁皇弟向来是最聪明的那个,方才也是,他和国师说话的时候,大哥不也完全说不上话?”

      顾铖冷硬的面孔骤然又暗了叁分。

      他们身后远一些的地方,顾铭不紧不慢地跟着。他虽然听不见前面的两位兄长在说什么,却也能猜到十之八九。

      “叁哥是不是不高兴……”顾锦有些不安地抬眼看他,“没能多和国师说上话,也没能带国师去母妃那儿……”

      “当然不是。”顾铭勾着唇角,看起来心情颇好,“我们来得迟,考校的时间本就要到了,国师自然没法现在就跟我们走,这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

      顾锦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那叁哥是打算……”

      “我们晚上再邀国师去丽景殿。”顾铭自然道,“晚宴上,给国师大人敬酒的人,怕是少不了。国师不胜酒力,多半会留在宫中歇息。”

      “只不过差别就在于国师是歇在养心殿还是丽景殿了。”他修长的手指按在泪痣上,微微摩挲片刻,唇角的笑意加深了,“这次只怕要让父皇失望了。”

      —————————————————————

      顾昭:今夜必能把国师留在宫中

      顾显:留在宫中和我疯狂做爱

      顾铭:截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