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芷 - (9)宁王 国师(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季千鸟皱着眉,让送行的太监回宫,自己则走下台阶,果然看到凌光和凌轩驾着马车在阶下候着。

    她下台阶的速度并不快,甚至说得上缓慢,动作也有些僵硬——顾昭那小兔崽子今天下手忒重,把她的腰胯撞得生疼,腿根也一片红肿。他居然还射在了里头,微微干涸的精斑黏在大腿内侧,弄得她难受得紧。

    她又在心中骂了两句,才走下台阶,到了马车的前面。

    马车的帘子半开着,凌光和凌轩并肩坐在车外,向她见礼:“大人。”

    而帘子后,宁王顾显露出半张脸,笑嘻嘻地唤道:“国师大人?”

    季千鸟看到他的脸,眉心一跳:往日里,她看宁王那张俊美张扬的脸,就会想着这个废物点心怎么和顾昭一点都不像,但凡他有顾昭叁分靠谱也好;现在看他的脸又觉得他们不愧是兄弟,他的长相颇像其兄,看着格外惹人嫌。

    “坐在我的马车上……你不怕又被参一本行止不端?”她无奈道。

    “御史参便参了,有国师大人在,本王总归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她这点嫌弃写在眼睛里,顾显与她相识多年,自然捕捉到了她的神情,也不在意,只是笑眯眯地回道。

    他早就习惯于此了——从他少年时期开始,他就成天被这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盯着看。

    先皇老年昏聩厌弃顾昭时就老这么看着顾显,说他顾显要是能争点气、比顾昭强一点,他便能选他做皇帝了。

    但偏偏顾显就是不争气,只想继续当他的闲散王爷,完全没有和顾昭争抢的意思,气得老皇帝重病缠身还得撑着病体琢磨着再生个儿子继承大统。

    季千鸟倒不是嫌弃他本人……或者说季千鸟每次嫌弃他的根源都在于顾昭。

    她撑着凌轩的手登上马车,坐在宁王对面,吩咐道:“回国师府。”

    “是。”凌轩应道。

    回程的时候一向是他赶车,本来应该是凌光坐进车里和千鸟一起,有客人时他们就只能一起坐在外头了。

    季千鸟伸手把窗边的帘子和前方的幕帘都放了下来,车内一下就昏暗了下来,只有车顶嵌着的夜明珠发着光。

    确认没人能窥视车内景象了,她紧绷着的身体才骤然松懈了下来,靠在柔软的靠垫里,腰肢也软了下来。

    “怎么?我那好皇兄又惹国师大人生气了?”顾显微微挑眉,颇有些好奇地问。

    季千鸟面色淡淡:“还是老样子。”

    “看你这样子,可不像是老样子。”顾显借着夜明珠的光看她脖颈上显眼处的吻痕,狭长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他这是……转性啦?我还以为皇兄会像以前那样避着你呢。”

    他对皇兄和国师之间的那档子事儿了如指掌——当年顾昭为了借国师的势爬床毕竟不是多光彩的事儿,也因此,当他继位乃至帝位稳固后,顾昭便表现出了对国师的疏离,隐隐有断绝那层关系的意思。

    顾昭生性多疑,城府极深,地位高些的臣子都容易受到猜忌,更别说本就地位超然、还握着他黑历史的国师了。季千鸟对他的想法心知肚明,便主动疏远了对方,还主动放去了一些权势,退至普通臣子的位置。

    两人生疏了这么多年,难道顾昭终于想通了,开窍了?也没理由啊?他的皇兄心眼比针尖儿也大不了多少,怎么可能放下身段主动求和?

    顾显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季千鸟看他那副傻样就觉得白瞎了那张漂亮邪气的脸,无奈出声点破:“当年顾昭愿意为了皇位放下身段,现在自然也是一样的——皇子夺嫡之势已然影响了他的帝位,只有我能帮他稳住局势。”

    “也对。”顾显了然道,“无论如何,只要你在前头,世家就不可能做过火的事。皇兄这是拿您当靠山呐。”

    的确如此。

    季千鸟出世之时风云变幻,携大气运降世。师父收她为徒时便知道,这个徒弟本该天资卓绝、必大有所为,却注定被束缚在凡尘中,以一身气运,改大燕国运。

    果不其然,季千鸟十五六岁时天下大乱,大燕国运倾颓,天灾人祸齐齐现世,百姓民不聊生。

    她自愿入世,以自身大气运为牵引,救大燕国运于危难中,自此,大燕国运便与她的气运息息相关,她在国在,她亡国亡。

    此事整个大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自然所有人都将国师季千鸟奉为神明。是以她在大燕地位超然,哪怕是帝王也得礼让叁分。

    “不过皇兄这么拿捏你,你竟然还愿意乖乖为他做事?”顾显晃着美人扇,奇道,“国师大人不是向来最怕麻烦了?”

    “和他有什么关系——涉及大燕苍生,再麻烦也只能顶上。”季千鸟拧着眉,不假思索道,“争储位每次都会争得朝廷动荡,百姓也会受到影响。顾昭那次还算好了,此次竞争激烈,必然牵扯更广。”

    顾显面上的轻佻散去了些,难得正经道:“国师大人心系苍生,若有需要配合的,本王定当竭力相助。”

    只是正经不过叁秒,他便又放松了神色:“本王没什么会的,帮国师暖暖床逛逛花街放松放松倒是没问题……”

    季千鸟无奈,屈指在他光洁白皙的额头上敲了一记:“你别给我添乱就是了。”

    顾显借势牵住她的手腕,蹭了蹭她的手掌。他分明是俊美风流的相貌,一双桃花眼看起来也挺精明,实际上却偏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脑子里的筋儿与常人大不相同,可能多了,也可能缺了一二叁四五六根筋儿。

    “我拿会给国师添乱呢?”他眨眨眼,吻了吻她的掌心,笑道,“我和皇兄不一样,我从不会给好姐姐添堵。”

    “姐姐方才一定被皇兄那不解风情的家伙弄疼了吧?换成我来,绝不会把姐姐的奶尖儿和小屄弄得这样肿,让姐姐坐都不得安生的。”

    —————————————————

    越写越觉得废物点心又涩又可爱……

    大概是那种花瓶美人,没脸没皮,骚话和骚操作都很多,黏人,喜欢缠着人做,又确实很听话、是条乖狗勾。

    下章是废物点心(划掉)宁王的清洗,唇舌侍奉,大概会带上小侍卫一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