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芷 - (65)冤家③ 国师(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招降的确是最好的方法……只能试试了。”季千鸟思忖片刻,微微颔首道。

      “便拜托国师了。”顾铖本想说有她出手必然能轻松解决,却被顾钰抢了先机,只能停顿片刻,干巴巴地来了一句。

      那小子溜须拍马有一套……他不着痕迹地斜了自己的皇弟一眼,只觉得果真防不胜防。

      莫名其妙被瞪了一眼的顾钰迷茫地回过头,只觉得兄长从边关回来以后越来越怪里怪气了。

      “钰可否问一句,国师大人打算如何招降?”他放弃了思考兄长的心理,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感兴趣的话题上,“兵书上常说需礼贤下士,但面对外族……”

      “恩威并施。”季千鸟简洁道。

      顾钰什么都好,就是有的时候过于君子,这对于帝王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顾铖和顾钰是最有可能继位的两位皇子,也因此,她并不吝啬提点:“虽需礼遇俘虏,但必须把握好分寸,少则无礼,过犹不及。”

      顾钰若有所思道:“那不过分礼遇,又如何能让他归心?”

      “财帛为辅,攻心为上。”季千鸟道,“剩下的回头再说……别让你母妃听见操心。”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女眷的屏风前。淑妃和德妃已然聚在一处,等着他们。

      顾钰也不再说起这个话题了:一是后宫不得干政,这些政事上的隐秘话题不能再她们面前说;二是德妃叶修婧因出身于叶家这样的门第于燕朝国事多思多虑,但身体欠佳,多思对她的身体有害无益。

      他收了话头,恭敬地立在屏风外,礼貌道:“母妃,儿臣把国师大人领来了。”

      “见过二位娘娘。”季千鸟没他那么多顾忌,习以为常地提着糕点踏入了屏风后女眷相聚的花园里。

      她刚踏入屏风,便被一双纤细玉手握住了手,香风拂面,脸也被埋进了温软之处。

      她轻咳一声,无奈道:“淑妃娘娘……”

      那是女眷的场合,顾铖跟不上去,只能看着屏风后自己的母妃扑到了那人怀里,微微抿唇。

      “国师大人好久没来了,真是让人好生想念……”爽朗的将门女子抱着季千鸟,脸颊贴着她的脸,说得埋怨,语气却更接近于调笑,“还不让人抱一抱了?真是好狠的心……”

      头一次见这场面的闺秀们纷纷讶异地看了过来,入宫过几次的夫人们反而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季千鸟拿她没办法,只能任她抱着,轻声在她耳边提醒:“此处人多眼杂,别说胡话,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告你私通外臣……”

      “那有什么?”淑妃陆灵珺不以为意道,“就算你我真有磨镜之癖,传到圣上那儿,他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吧?”

      她冲她眨了眨眼:“至于我,你会看着我被打入冷宫或者浸猪笼么?”

      她说话声音不大,周围也只有站得近的寥寥几人听到了。屏风后的顾钰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显然是认为这位淑姨的言辞颇有些失礼,却又不能多嘴。

      顾铖一言不发,眉宇间却也带了点无奈。

      “你啊……”季千鸟哑然失笑,半是无奈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这么多年了,还是和刚入宫似的,像个任性的小女孩儿。”

      她没否认,显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淑妃翘着唇角,这才勉为其难地松开季千鸟。

      注意到那些女眷们古怪的目光,她横了她们一眼,直到她们都讷讷转过脸去不敢再看,才收回目光:“国师这是又提了什么来?”

      “府上新蒸的香梨糕,清心润肺。”季千鸟把盒子放在桌上,转向另一边坐在贵妃椅上的德妃,神情温和,“修婧可以多吃一些。”

      “谢谢国师大人。”正值春日,叶修婧的面上却依旧带着点发凉的苍白。

      她的眉眼和叶修文十分相似,秀美温婉,透着一股大家闺秀的大气。

      她还未起身,季千鸟就不由分说双手按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回了座位里:“你好好坐着便是,不必在乎这些虚礼。”

      看着前者有些苍白的面孔,她微微蹙了蹙眉,解下自己肩上薄薄的披风,顺手塞进了她的怀抱里:“手怎么也这么冷?不舒服就别出来见风。我待会要去御书房,正巧替你去和顾……陛下说。”

      叶修婧抱着尚带着温暖体温的披风,耳根微红,温声解释道:“国师不必为我费心,方才钰儿已经让人搬了暖炉来,不妨事……”

      “况且……”她轻咳一声,“修婧也许久未见国师了,想多和国师说说话,不知国师可还有旁的要务……”

      “那些旁的事哪有你重要?我依你便是。”季千鸟原本还有些事打算去御书房找顾昭一趟,听她这么说,便放弃了这个打算,牵着她的手,在她身边坐下,“到待会开宴之前,我都能一直陪着你。”

      叶修婧便笑了起来。

      她笑的时候仿佛色泽浅淡的幽昙突然绽放,面上也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即使这些年来跟她情同姐妹,淑妃也还是别扭了半秒,才在另一边坐下。

      一边挨着国师,她一边在心里恨铁不成钢地想:叶修婧更讨国师喜欢也就罢了……二皇子顾钰也比她的傻儿子顾铖会说话、更讨人喜欢。傻儿子没办法帮她也就罢了,还净给她拖后腿:看看人家,多学学怎么撒娇啊,会撒娇会示弱的人才更有竞争力——

      她的傻儿子在屏风后打了个喷嚏,别扭地捏了捏鼻梁,只觉得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

      毕竟边疆只教了他如何同男性争抢,没教他怎么和女人抢女人。

      ————————————————

      忙并且卡文……稍微整理一下思路接着更新……

      顾昭顾显一起出来,宫宴就变成目前最大的修罗场了,接下来大概先是长辈兄弟修罗场,再到宫宴皇子修罗场,最后就是在宫里休息发现双胞胎爬床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