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树莓 - 蜚语 过妻不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郑予行走后,时妤站在厨房,将茶叶残羹倒进垃圾桶,随手翻洗茶杯,顺带将厨房里许久未用过的碗碟也一并清洗干净。

      房间暖气来得很足,她脱掉早上胡乱裹着的羽绒服外套,只穿了一件灰色背心长裙,裙摆长至脚踝,拖鞋是夏天的款式,露出十只涂着深蓝色甲油的漂亮脚趾。

      时姑姑走了进来,看着侄女纤瘦的背影许久,目中带着骄傲,吾家有女初长成,小时候那个黑不溜秋差点饿死在她怀里的小女孩,现在已经长成一个清丽窈窕的美人了。

      “小妤,”她出声,“我有话对你讲。”

      时妤回过头,用纸巾擦干手指,时姑姑把手机递到她手里,时妤抬到眼前,是一张陌生男人的照片——很平庸很平庸的一张脸,很自信很自信很自信的眼神。

      “这是我们服装厂厂长的小儿子,在银行上班,我把你照片发给了人家,对方还挺满意的,你看你啥时候有时间,跟人家去吃个饭?”时姑姑满脸兴奋,又有些微微的忐忑。

      时妤心高气傲,怕是瞧不入眼。

      “姑妈——”时妤皱眉,她才二十六岁,怎么一个个地都要给她相亲。

      听出侄女的不乐意,时姑姑看了一眼在客厅沙发上打盹的时奶奶,压低声音,“你奶奶年纪大了,越来越糊涂,那家人是我们能高攀得起的吗,你没个有钱的娘家,嫁过去只会受人欺负。”

      还有那局长夫妇,都不是什么好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又摆出大官的做派,把她们这些平头百姓打压得一文不值。

      时妤哭笑不得:“我没说要跟他谈对象啊?”

      时姑姑还想再多说些她们厂长的好话,眼角余光往时妤身上一瞥,脸色变了变,指着时妤锁骨下方暗红色的淤痕冷冷道,“你脖子上那几块是什么东西?”

      时妤低下头扫了一眼,脸色未变,“皮肤过敏了。”说罢想回卧室换件衣服,却被姑姑一把抓住了手腕。

      时姑姑铁青着脸,直接将时妤的领口从肩头扯下,突出大片青青紫紫的吻痕,眼神变得十分灰冷,时妤双手捂住胸口,气急道,“姑妈!”

      却结结实实捱了一巴掌,右脸很快泛红。

      “那个男人是谁?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挨打的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姑姑已经痛苦地捂住了双眼,大颗大颗的眼泪自面颊划过,哭得撕心裂肺,“从小到大,你身上的下流话还少吗,那些人怎么说你,怎么笑你奶奶和我的?”

      初中勾搭校长家的儿子,想一步登天。高中呢,又在省考里作弊,还骚扰男同学,直接被学校开除,那么好那么好的成绩,却连高考都没资格参加。

      时妤奶奶当时急得不行,跑去市里求她的校长,结果出了车祸,手续费花了几十万,家里连给时妤复读一年的学费都掏不出来。

      她还不到十八岁,一个人跑到外面,整整四年没有回家,时妤奶奶以为她死了,整日以泪洗面,二十二岁那年,她又风风光光地回来了,拿一大笔钱还清了负债。村里人又开始风言风语,说她在外面榜上了有夫之妇,不要脸,给人当小叁。

      这些……这些……都只是轻的了,还有多少恶毒刺骨的话,她根本不愿再想,可是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放荡,正月过年的,奶奶还在医院里,就跑去外面跟不叁不四的人上床。

      时妤没有落泪,只是用纸巾替姑姑擦了擦脸,轻轻地说,“姑妈,要是在意别人的眼光,我早就活不下去了,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她回头看了一眼奶奶佝偻的背影,有些鼻酸,站起身,一声不吭地走回了卧室。

      这个生她养她的故乡,以及教育她知识的母校,其实,都只是一座座杀死她的坟墓。

      她站在阳台上,外头的阳光有些刺眼,楼上的积雪白晃晃的,楼下是枯藤老树昏鸦,跳下去,只会砸死一只快要冻死的瘦鸟。

      手机在床上震动,她走回卧室,拉上窗帘,接了林遥打过来的视频。

      “有事?”时妤笑,见到林遥,她心情好了很多。

      “你不会忘了后天是我的婚礼吧?”屏幕里的人咬牙切齿。

      “记着呢。”她面不改色地撒谎。

      “不许化比我更美的妆。”林遥郑重道。

      “我素颜。”她淡淡道。

      “那不行,你好歹是个伴娘。”林遥摇头,“对了,郑予行是伴郎,是付诸安排的。”

      时妤不予置否,她记得,初中时期,他们十分要好。

      “黄一荻也去吗?”时妤问。

      “不只是她,何老师一家,郑予行一家都在……”林遥面带歉意,“我知道你不想再见到她们,为了我,忍受最后一次吧。”

      “你怎么混得这么差,什么都听付家的。”时妤揉了揉眼,摁断了电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