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树莓 - first(h) 过妻不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成年人上床其实很简单。

      时妤中学时期的日记里有一幅插画,一对恋人并肩坐在秋千上,一只金毛温驯地匍匐在女生脚下,四周花草成荫,五彩缤纷。

      她擅长画景,不适合写人,便补了一排娟秀的小字:“男的年轻帅气,女的如天使般美丽。”

      她那时那么浓烈地爱他,脑子里所能想到的最亲密的事,竟然只是坐在同一张秋千上。

      而现在,她其实已经无法忆起当年的爱恋,却因为重逢后的他长得足够漂亮,鬼使神差地,把他带到了家里。

      郑予行环顾时妤的卧室,粉粉嫩嫩的,很多糖果色家具,湖蓝色的床单,浅紫色的被子,还有粉白鹅黄的两个枕头,像一个未成年的少女。

      他摇头,竟有一刹那想到,以后绝不能把婚房的装修交给她负责。

      看出了他脸上的戏谑,她弯腰将床上的雪白大鹅抱起,漫不经心道:“我其实不常住在市里,但是,我小时候,一直想要这样的一间房子。”

      一直得不到,于是串起一个又一个执念。

      郑予行收回笑意,评价道:“很可爱。”

      对于她完全称不上幸运的童年,他一直有一种无力感,认识的时候太小太小,他没有能力保护好她。后来,他有了勉强称得上强大的力量,她已经不再需要他的庇护了。

      “你要不要抱抱我?”她抱着那只大鹅,表情纯净无暇。

      郑予行张开双臂,风衣也随之敞开,黑色的毛衣勾勒出他颀长健硕的身姿,直条条一个瘦长疏朗的英俊美男,时妤向前迈了一小步,把脸埋进他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腰。

      情到浓时,一切顺理成章。

      起初,他只是捧起她的脸,指尖轻轻停放在她的眉梢眼角,良久沉默地,打量她的眉眼。时妤却闭上了眼睛,不再同他对视,他便低下头,衔住了她的唇。

      暌违了很多年的吻。

      时妤一直以为,他们之间连手都没有牵过。只有他一个人记得,他们的初吻发生在九年前,那时候,他们都在高叁。

      寒假前夕,她在他的教室考试,上午八点开始,她五点便过来了,趴在课桌上背书,却昏昏欲睡,最后枕在手臂上睡着了。

      他提前两个小时到教室拿前一天晚上忘带的笔记,看到她,意外而惊喜,他用手机拍下了她的睡颜,想带着这张纪念离开,却迟迟迈不开腿,最后,俯下身,轻轻地映上她的唇。

      那是他高中时代唯一一次没有解出数学卷的最后一题,他满脑子都是她柔软馥郁的唇,还有低头时微微嗅到的奶香。

      那是他的初吻,也许不是她的,她在高中或许吻过别人,但那不重要,反正她是他的初恋。

      而此刻,郑予行亲吻着时妤,她不再是他梦中永远也不会醒来的睡美人,她清醒而热烈地回应着他,伸出柔嫩的舌,同他的相互缠绕。

      她的身上依旧泛着淡淡的香气,他情难自禁,手掌覆握在她柔软的乳房上,再吻她时,听到她喉咙里溢出深深浅浅的嘤咛。

      时妤被摁到床上时,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背心,两只雪白的胳膊交缠在郑予行的脑后,地上零零散散,黑色毛衣,绯色长裙,女人的高跟鞋,男人的条纹领带,已经分不清谁是谁的。

      她被他裹挟在怀里,浑圆的乳房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背心的领口很低,被压出一条泛红的乳沟,随着她的呼吸而一深一浅的旖动。

      时妤闭着眼睛,无声地接受他接下来的所有动作,可郑予行似乎并无意深入,只环着她的脖颈,在她脸上细细密密地啃吮。

      “不继续吗?”她径直将手伸进他的皮带,握住那处已经灼热到快要融化她的硬物。

      “别动……”郑予行咬牙,闷闷哼了一声,险些被她圆润的手指直接逼了出来,“没有避孕套。”

      时妤白他一眼,掏出枕头底下压着的手机,手指飞快的点动,随后将手机抛在一旁,将背心脱掉,半裸着上半身,亲了亲他的唇,“我叫了跑腿送过来,现在,你还有叁十分钟的前戏时间。”

      郑予行点点头,手指绕到她的身后,想去解她的胸衣扣,试了一两次后,那地方纹丝不动,他气馁,径直推开她的蕾丝文胸,低头含吮她微微翘起的乳珠。

      时妤被勒得有些难受,自己反手解开了胸衣,乳房被咬得难受,她扭了扭腰,对他生涩的床技感到有些不妙。

      上床之前,她被美色迷昏了头,忘了问他是否和黄一荻做过。后来衣服也脱了,奶子也被人握在手里,又吞进嘴里,下面湿得要命,再去纠结这个有些不解风情。

      可是,她忘了郑予行自小家风甚严,虽家庭优越,他的父亲坚持棍棒底下出孝子,动辄便是一顿家法。他的母亲虽然温柔慈爱,处处维护他,但十分有原则,在思想上,其实对郑予行要求甚高。

      所以,郑予行不会活到二十六岁,还从来没有和女人上过床吧?

      依稀想起,儿时黄一荻曾取笑过,郑予行这种人,估计会一直打光棍,到叁十多岁时,被父母逼着催婚。

      时妤想到这里的时候,双腿已经被完全打开,黑色的蕾丝内裤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整个人光着身子,雪白色的胴体深深陷进柔软的床铺中,像湖蓝海底中的一颗夜明珠。

      郑予行的吻一路往下,从她的小腹蔓延至腿心,最后,他的舌尖勾住了她蜜穴里的花核。

      “嗯……啊……”时妤媚叫一声,声音尖细,手指插进他的发根,“不行……那里别碰……别用舌头……”

      第一次见面,他就为她口,这让她十分感动。嘴上说着别用舌头,花穴里溢出的蜜液比任何时候都多。

      他埋首在她腿心,唇舌贴近穴里的媚肉,舌尖轻触,勾引着时妤蜜穴深处藏匿的软肉,如枝叶层层缠绕,层层肢解,将最深处的柔嫩花核捧出,供他吮吸品尝。

      时妤不知道是自己占了便宜,还是被他占了便宜,最敏感的地方被人深深攥着,四肢都变得绵软无力,穴口里的肉壁纷纷张开,泌出春水,等着被亲吻与填满。

      她舒服地喟叹,意乱情迷之余,竟有些希望避孕套快点送到,他让她抵达了云巅,她也要付出自己的身体,让他享受极乐。

      这样,这场性爱才公平。

      事后她翻脸无情,也不会觉得有丝毫内疚。

      ……

      写到第一次肉

      我终于可以确定

      男主是第一次 女主不是

      不接受的不用继续看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