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树莓 - 碰瓷 过妻不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因郑家态度称得上和善,时妤也不想在老人面前引起争执,两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好在医院的氛围还算平静。

      直到大年初叁,一道道斗志昂扬的高跟鞋划破地板的声音打破了这层宁静,在静谧的医院里,尤为刺耳。

      那天上午,郑予行将时妤约到医院一楼大厅,再次协商起诉的事情,两人意见不一,无法谈拢时,突然闯进来一道玫红色的靓影。

      女人手指纤细,指甲上涂着的艳丽甲油是今年冬天的新款,指着时妤的鼻子道:“这就是那碰瓷老太太家里不要脸的家属吗?”

      “郑予清,你闭嘴。”郑予行始料未及,双眸含火,一把将突然出现的堂妹拉回身后。

      时妤抬起脸,双手挽在臂弯,好整以暇地看着这对兄妹,又出现了一个,中学时期最讨厌她的人。大概也是她成年后并不爱回到这座城市的原因之一。

      黄一荻的头号迷妹,或者说舔狗,从小就把黄一荻当成嫂子,也当成女神,姐妹,知己,从亲情到友情,无不舔到极致。初中时期,对于突然插进来的时妤,态度极不友好,她根本不承认这是她哥哥的女朋友。

      郑予清站在堂兄身后,有些不明白为何一年没见面,哥哥对自己竟然是这种态度。

      等看清了他所维护的那个女人的脸时,心里的困惑瞬间碾成震怒,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女人为什么还一直阴魂不散?

      “哥,你竟然又为了她吼我?”

      郑予行没有理会她,只是心平气和地同时妤解释:“我妹妹刚从国外回来,不太了解家里的情况,她的话,你别忘心里去。”

      “哦。”时妤眸光一闪,突然回以甜甜一笑,月眼弯弯,“没关系的,她什么性格,我比你更清楚。”

      这话像是在骂人,骂郑予清不知礼义廉耻,骂郑予行识人不清,纵妹行凶。

      郑予行心里没比妹妹顺气多少,可,他有多久没有见到她笑了?

      时妤不仅笑了,还自然地搂上郑予行的胳膊,朝他身后怒容满面的女人抛了一记娇俏媚眼,“刚刚没有说完的事情,我们换个地方继续谈,好不好?”

      后面叁个字带着点撒娇的翘音,湿湿绵绵的。

      郑予行呼吸一窒,有些不太适应她态度的转变,转眼瞧着妹妹那张快要炸毛的脸,心里突然明了。却丝毫没有犹豫,顺势牵起时妤的手,轻轻地应了一声,“好。”

      “郑予行,你这是出轨,你怎么能这样对一荻姐?”果然,郑予清立在原地暴跳如雷。

      时妤回过头,皮笑肉不笑:“妹妹你忘了,我好像,才是原配。”

      她的哥哥曾经把她悄悄挪到家人的分组,也曾热烈地期盼着陪她一起长大。

      继续牵着郑予行的手,漫无目的地往前,他的手指生得很长,很细,从小娇生惯养,皮肤也很细腻。

      摸起来,尤为舒服。

      筋骨有力,柔韧温软。

      两人渐渐走远,直到郑予清破碎的声音完全消弭,她抽回手指,眼神清冷,抬起头凝视着他的眼睛,说:“很意外,你竟然会陪我演戏。”

      从前在一起的时候,他从不敢在别人面前公开他们的恋情,因她忍不住告诉了林遥,他甚至一个多月没有理她。

      郑予行摇了摇头,被她抽回的手指尴尬地交迭在一起,“你怎么知道,这只是演戏呢?”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很久很久,才缓缓道,“知道吗,我小时候,真的很想牵牵你的手,我想知道这双漂亮的手指,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都快变成了一个执念。

      多少次,她看着他站在黑板前,握着粉笔的修长手指,像一双天生就适合弹钢琴的手,以及陪她一起刷题时,将中性笔快速旋转的灵活手指,她真的很想,在众人面前,光明正大地,牵牵他的手。

      郑予行迟疑了片刻,重新紧握她的手,拇指在她掌心揉搓,听她轻描淡写,将他们没有实现的未来柔声诉说,鼻间有些酸涩,低声道,“你现在可以随便牵了。”

      其实以后也可以。

      时妤笑了笑,没有挣扎开:“你是想用美色,迂回救你老爹?”

      郑予行压低声音笑了,尽管残忍,还是将事实剥开:“时妤,你动不了我爸,至少在这座城市里,你暂时还不能动他。”

      见她低头不语,他很快道:“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尽力补偿你。”

      “和黄一荻退婚。”她脱口而出,声音干脆。

      郑予行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试探她,“那我的未婚妻呢,你能赔给我吗?”

      “你读高中,读大学,乃至工作,难道就从来没有遇到过心仪的姑娘,你选择未婚妻的范围,为什么非要拘泥于我们当年那个狭小的圈子?”

      她的确不理解,他这样做,让她和黄一荻见面时倍感尴尬。

      初中的时候,黄一荻,对她而言,是比林遥还要亲近几分的闺蜜。

      突然想到什么,她狡黠一笑:“你和她,不会像林遥和付诸一样,从初中的时候就彼此爱慕吧?”

      那她无话可说。

      “我初中的时候和谁彼此爱慕,你心里还不清楚吗?”郑予行突然咧嘴笑了,发出无奈却清洌的笑声,颊边酒窝隐隐。

      “是吗?”她掀了掀眼皮,“你曾经说过,你的人生里可以没有时妤,但是不可能会没有黄一荻。”

      “这句话是谁告诉你的?”握着她手指的稍稍用力,他皱眉,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该怎么和她解释,他说出这句话时的前情与后续。

      他的意思只不过是,时妤也许会消失在他的生命里,因为他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强行把她留在身边,但黄一荻永远不会,他们的家族世代联结。

      后来事态发展,也恰恰印证。

      “追究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时妤冷冷的,话虽零下几度,动作却很诚实,她抬头望着他,很想伸出手指,戳戳他的酒窝。

      当年动不动就脸红的白衣少年,事隔经年,竟也生成了这样一副玉树临风的俊秀模样。

      斜长的刘海将那双眼睛衬托得很亮,露出漂亮精致的额,眉毛浓浓的,却不失秀气,挺拔的鼻梁,莹润的唇角微翘,令人很想踮起脚尖,一亲芳泽。

      时妤没有说话,只平静地养眼。他却像看出了她的心思那般,弯下腰,将那张俊白的脸凑到她面前:“我低头给你戳。”

      她以前就爱逼他笑出酒窝,再在他脸上一顿乱捏,可惜身高不够,蹦蹦跳跳的,险些戳到他的眼睛。

      “时妤……”他顿了顿,“重新见到你,真好。”

      过去总爱藏着掖着,遮遮掩掩,让她看不到他的心意,后来错过了那么多年,痛苦不堪,也后悔无比,彼此的生活再无交集,他也失去了重新开始的勇气。

      “我决定不起诉你的父亲了。”她表情凝重,语气却是极欢快的。

      “嗯?”他微微诧异。

      “你的美男计,太成功。”她叹,手指伸向他精瘦的腰,“要去我家里坐坐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