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树莓 - 律师 过妻不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时妤的奶奶自乡间小卖部买完东西回家时,被路边经过的一辆汽车撞倒了,并没有什么外伤。

      棘手的是,老人家八十多岁了,摔倒在地上时,引发了脑溢血。

      那辆银灰色保时捷侧翻在柏油马路一侧的荒田里,交警和救护车赶到时,从车里救出叁名伤者,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以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肇事司机姓郑,名郑森宇,来头很大,教育局局长,副驾驶上是他的妻子,江萍,市长的妹妹。

      这家人从亲家家里赴宴回程,郑局长喝了些酒,想着这是在农村,没什么人管,拒绝了儿子开车接送的请求。

      然后,便出事了。

      雪天路滑,人仰车翻,他和他的妻子没什么大碍,不幸的是坐在后座的老父亲,惊吓引起心脏病,以及被他们撞倒的路边一农村老太太,情况更加危急。

      局长悄悄给交警队那边打了个电话,将其酒驾的证据抹去,局长太太认真向交警解释道,他们的车并没有真的撞到那老太太,只是翻车时离老人距离很近,可能是老人受了点惊吓,才会摔倒引发脑溢血。

      穷乡僻壤的,没有摄像头,目击者小卖部店长已经被塞了一大笔钱,至于伤者医护证明么,这家医院的院长,刚好是他的未来亲家。

      郑局长不想被受害人家属闻到身上酒气,提前躲了起来,打电话给自己儿子,让他过来顶锅。

      郑予行在家中接到电话,得知父亲酒驾出了事,又气又急:“爸,我早就说了让我去接爷爷。”

      郑局长自知没理,仍威风凛凛:“早上出门让你一起去,你不肯。现在叫你来你就快给老子过来,事情我这边都交代好了,你爷爷也没什么大碍。主要是我喝了酒,不太好应付,你快点过来,我保证啥事都没有。”

      他打了个酒嗝,漫不经心地补充道:“要是那老太太出了事,该赔多少钱,你看着办吧,我下午局里还有点事,先挂了。”

      时妤赶到时,奶奶正在抢救室,姑姑无助地蹲在医院走廊上,满脸泪痕。面前站着一群珠光宝气的人,焦急不安地踱步。

      郑太太第一个回过头,见到时妤,姣好的面容上浮现几分仓皇,下意识地把身后的儿子往后推了推,如母鸡护崽那般。

      她并没有认出这老太太的孙女儿,只是觉得时妤的眼神有些可怕,凝在她儿子身上,似乎要杀了他。

      郑予行也抬起头,见到时妤时,眼里的错愕显然比他母亲更浓重。他把手放在母亲肩上,示意她别紧张,同时迈开腿,主动走向时妤。

      时妤身后的林遥吃惊地瞪大了双眼:“郑……郑……”

      “抱歉。”郑予行缓缓走到时妤面前,声音有些晦涩,他认出了她,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碍于母亲与岳父岳母还在身后,机械地同她道歉,“你奶奶她……医生正在全力抢救,我会承担所有的医药费。”

      时妤仿佛没有听到那般,冷着脸,径直和郑予行擦肩而过,走到木然的姑姑面前,弯下腰将她扶了起来。

      “奶奶一定会没事的。”她这样安慰姑姑,眼睛被抢救室门前闪烁的灯光刺得通红。

      姑姑也五十多岁了,头发白了一半,皮肤被晒的黝黑,一双手因为经年累月做苦力活磨出了层层老茧,颤颤巍巍拉着时妤的胳膊,气愤哭道:“小妤,司机跑了,他喝多了酒,让他儿子来顶罪!”

      “你这人怎么乱讲哎?”郑太太过于斯文,一辈子没和别人红过脸,旁边的黄太太,也就是郑予行未来的岳母,第一个站出来维护亲家。

      时妤将姑姑搀扶起来,站稳身体,回过头毫无怯意地对上那女人愠怒的眉眼,黄太太看清了时妤的脸,呆若木鸡,缓缓才吐出叁个字,“时……时妤?”

      她回过头,目光越过郑予行僵直的身体,落到林遥身上,脸色骤然大变,时妤,以及林遥,都是她很多年前的学生。

      黄太太,何华,也就是何主任,曾经是910班的班主任。

      “何老师好……”林遥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穿过众人来到时妤身边。

      “哎呀,时妤,林遥,好多年没见到你们啦。”黄太太尴尬地笑笑,同时向丈夫以及郑予行的母亲介绍她们,“她们是我的学生,和一荻予行一个班的,真……”

      巧啊两个字没有发出喉咙。

      听到时妤的名字,郑予行的母亲微微一愣,而后走到时妤面前,叹道:“你都长这么大了,还是这么漂亮。”

      她将郑予行拉到时妤面前,牵起时妤的手,和颜悦色地道:“还记得我吗?”

      不等她回答,“我是郑予行的妈妈,你十五岁那年去高中报道的时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当时我也这样牵着你的。”

      林遥觉得这气氛有些诡异,郑予行母亲看着时妤的眼神,像一个好脾气的婆婆,打量自己未来的儿媳一样。

      时妤冷冷缩回手:“不记得了。”

      郑予行亦挣开母亲的手,将脸甩在一边,“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这说些有的没的。”

      何华女士,也就是黄太太,左右逢源的何主任,过来插话,顺带握住了时妤手腕,赔笑道:“时妤,你看,这都是误会一场,予行到我们老家拜访一荻的外公外婆,山里的路太陡,他不小心打了翻,吓着了你奶奶。这不,他爷爷也一起吓着了,这两个老人一定会没事的,你千万别想太多啊。”

      时妤再次抽回手腕,她并没有理会自己当年的恩师,而是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边很快接通,时妤清冷道:“我在老家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你能替我找个专业些的律师吗?”

      那人回:“大过年的,你让我上哪给你找?”

      时妤沉默,准备挂断电话。

      男人压低声音笑了笑:“给你找十个都行。”

      ………

      那人:有钱有权的舔狗。

      虽然想写高干,但这本并不是高干。

      高干定位好像必须得是北京。

      这本背景只是一个普通的市。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