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树莓 - 幻听 过妻不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婚礼在酒店大礼堂进行,长辈席上,新人双方的父母坐在首席,黄院长夫妇以及郑局长夫妇坐在同一张桌上。黄一荻坐在母亲身侧,同众人一样,对台上的新人投去祝福的目光。

      贺弯弯本来因为工作太忙,无暇参加林遥的婚礼,但听说时妤回来了,便兴致冲冲地赶了过来。她匆匆换上伴娘服,拉着她的年下弟弟凑成一对,于是,台上的六个人整齐地站在一起,漂亮地令台下观众移不开眼。

      何华看着时妤,又瞥了一眼自家女儿:“你初中跟她们几个关系不也都挺好,怎么连伴娘都混不到?”让她看到时妤和郑予行站在一块儿,心里淤堵的很。

      黄一荻语气冷冷的:“妈,是你说林遥成绩不好,让我少跟她接触。”也是母亲说,时妤性格有问题,让她离她远远的。

      “时妤这孩子挺有能耐的,听说现在在名企管理层,也不知道她怎么混进去的,听说她拿了国外的大学文凭,真是稀奇了,你和她小时候跟亲姐妹一样,现在怎么见面连话都不讲了。”何华鼓励女儿多接近时妤,学学人家职场能力,哪怕是左右逢源的人脉能力也行。

      黄一荻低头自顾自玩手机,将母亲的话抛在脑后,当年她和时妤相熟,不过是因为时妤成绩好,母亲直接安排她们做了同桌。后来时妤名声不太好,母亲又直接明令禁止她们继续交往。

      时妤也洞悉了这一切,所以后来她们渐行渐远,只成为了彼此朋友圈的点赞之交。加上郑予行这层尴尬的关系,更不可能成为知交了。

      讨厌母亲对她人生的过度干预么?不,因为有母亲在,她比时妤少吃了很多的苦,父母给她优渥的家境,良好的教育条件,甚至一桩门当户对的姻缘。

      只除了,她的未婚夫,从小到大,一直爱着另一个女人。她曾经对郑予行也有过少女绮丽的心思,早就在长达十几年的一厢情愿里消失殆尽了。

      后来,她只想嫁给他,因为他钟情的女子早已经人间蒸发,因为他方方面面都很适合成为丈夫,也因为他俊美多金。

      但是现在时妤回来了,要她眼睁睁地看着原本属于自己人生里的一个优秀恋人被她完完整整地抢走,黄一荻捏了捏手心,她有些不甘。

      初中的时候,时妤和郑予行悄悄开始了地下情,原本应该顺顺利利地捱过初中,到了高中,做一对容颜昳丽的神仙眷侣。或许还会是一对学霸情侣,人人艳羡。

      可是初叁的最后一个学期,黄一荻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的母亲,也就是她们的班主任,不出叁日,整个学校便知道了。

      郑予行是校长的儿子,从小又调皮爱闹,这段在大人眼里十分可笑的早恋自然遭受到了全校老师的白眼与嘲讽,成为整座中学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

      郑予行面对的,是父亲愈发严厉的责罚与训斥,以及父亲同事——看着他长大的那些恩师们以为是逗小孩那般无穷无尽的取笑,还有同学们阴魂不散的起哄与打趣。

      黄一荻后悔了,因为她那时候年纪小,什么都会告诉母亲,造成了他们两人恋情的戛然而止。

      也许郑予行也后悔了,他那时候也太小,在日复一日的嘲讽与盘问中,只得违心地告诉众人,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时妤。

      可是那些爱看好戏的大人们,怎么会放过一个已经因为情绪激动到极点而红透了脸的少年。

      最后十五岁的男孩甚至发起毒誓,她让他沦为全校老师的笑柄,是他人生中人尽皆知的耻辱,他如果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心动,就让他当场暴毙身亡。

      如此这般,自我毁灭式的澄清,在说出口的那一刻,郑予行就已经后悔了。

      从来不是时妤的错啊,怎么会是她成为了他的耻辱呢?

      他顶多是有一点点怪她,明明只要再等一会儿就好了,为什么要让大家知道呢?

      可是她已经听到了,她听到的从来都不是他的原话,但是传到她耳朵里,要比最初恶毒难听千万倍。

      他不知道她有没有哭,恨不恨他,是不是再也不会喜欢他了。

      他只知道,后来的十几年里,她从未再跟他说过一句话。

      再后来呢,到了高中,黄一荻和郑予行被安排进同一个班。每每时妤自他们班门口经过时,总会有些知情的人起哄,暧昧不清地,喊着两人的名字,整个教室闹哄哄的,黄一荻清清楚楚地,听到,郑予行对她说。

      时妤,对不起。

      时妤,我们已经到了高中。

      时妤,我们两个重新开始好吗?

      可是他站在教室最后一排,时妤站在窗外,教室里人声鼎沸,她没有听到。

      见到郑予行,她只是习惯性的,露出微微厌恶的表情。

      有人含糊不清地对她说,我们班的郑予行好像喜欢你呢。

      十五岁的时妤十分憎恶这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面孔,更难以忍受陌生人对她的评头论足,轻轻扯了扯嘴角,抛出一句“神经病”,便翩然而去。

      郑予行脸色通红,以为她听到了,那便是她的表态,于是心灰意冷。

      黄一荻看出了这一切,但她没有替任何人解释。

      对于郑予行而言,在众人面前表白心意,无异于将自己最为重视的自尊心捧了出来,他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再有这样的勇气。

      一旦被拒绝,他也许再也不会提起。

      只可惜,他喜欢的那个姑娘,并没有听到他的忏悔与告白。

      再后来,郑予行就完完全全地变了一个人,渐渐接近于他成年时候的模样。

      黄一荻笑,原来最刻骨铭心的爱情死去了,人就会变一个样。

      ……

      不要因为重生洗白录过来追这本

      我说啦 类型完全不一样

      我就是想写

      情窦初开 无疾而终

      这个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