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pthyw - 第二章写黄文的女同学 性冷淡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简毓川是听过“尹沭”的大名的。

      那个“五市期中联考唯一一个作文一字未写交白卷”的女同学。

      那个“生物课上开小差被老师点名直言自己在临摹阴茎”的女同学。

      那个“对着学校附近的变态露阴癖面带微笑竖起中指还直接报警”的女同学。

      ……

      诸如此类的事件,即使是两耳只闻数理化的年级第一简毓川都听说过那么真真假假的四五件,更不要提在以“地狱式教育、超高升学率”而出名,平日里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一句“看到语文老师和隔壁数学老师一起逛街”都能引起叁天叁夜讨论的育文中学了。

      她实在是个风云人物——这是简毓川没认识尹沭之前,对她的主要印象。

      即使没有主动关注,也从周围男同学女同学时不时铺天盖地的讨论之中,知道她是高二开学才转学过来,并且转学第一天就因为撞破班主任和档案室老师的婚外情而一战成名。

      一切的开始,源自于尹沭上学第一天和同桌说的最后叁句话。

      “我们班主任王老师手上戴着戒指,他是结婚了吧?”

      “那档案室的那个老师有男朋友吗?”

      “噢,我吃过午饭到行政楼后面抽烟,看到他们两个在档案室里做爱。”

      不过他第一次和她有面对面的接触,已经是高二的夏天快结束的时候了。

      简毓川的小姨简蓉是育文中学的心理老师,从简莘那边听说简毓川高二寒假开始就一直失眠,经常夜里两叁点房间还亮着灯。本就沉默寡言,最近越来越严重,一天跟她还说不上两叁句话。

      简蓉是简家的老来女,也就比简毓川大了七岁,会走路开始就是姐姐简莘的跟屁虫,于是在简毓川高二下半学期开学之后,就自告奋勇主动提出要帮姐姐解决外甥的心理问题。然而简毓川十分抗拒和任何人分享他的内心想法,屡次聊天无果,也看出他愈发不愿意跟人相处,只好帮他跟班主任做了特殊申请,中午到心理室午休,还经常给他送心理学方面的书籍。

      简毓川觉得愧对母亲,自然也不忍拒绝小姨的好意,因此基本上每天中午,他都是躺在简蓉办公室的小床上,也睡不着觉,便就是瞪着眼睛看天花板,偶尔简蓉在洽谈室接待同学,他便隔着一道帘子听外面的同学倾诉苦恼,在心里和自己的做比较,就觉得他们的完全不算个事。

      直到有一天中午,简蓉被校长叫走不到五分钟,洽谈室的大门被人开启又关上。

      一声轻响,应该是什么东西被扔在了桌上。

      简毓川刚想出去跟外面的人说简蓉不在,就听到了他们班政治老师——也是高二(九)班班主任吴老师的声音。

      “尹沭!”吴老师听起来很生气,还掺和着惊讶和不可思议,“你自己看看你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你才是什么年纪?不想着好好学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吴老师年过半百,教学生涯中获得的荣誉无数,平日里最重视传统礼教,给他们上政治课也都是一丝不苟,虽然教学确实有几分无聊,但也都是真材实料,虽然严肃,却也很少大声对学生说话。

      简毓川此时不好出去,听到“尹沭”两个字,心里也生出几分好奇来。

      就听见尹沭语调平平道:“吴老师,我这个是百分之百的纪实文字,而且我是把这本本子塞在桌子里面的,我也没想到你会看到。如果因为这个,你觉得脏了你的眼睛,那我真诚地跟你道歉。”

      这话或许只有尹沭自己觉得她是在认真发言。

      果不其然,下一秒,简毓川就听到了吴老师的暴怒输出,“你这算什么纪实文字!分明就是淫秽色情!一个女孩子……”

      “不,吴老师。”尹沭还是语气淡定,声音虽小,却是很坚定地打断了吴老师的话,“我觉得是你没有认真看。”

      简毓川还没猜到尹沭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以为她会有什么辩解之词,没想到……

      “男人的手掰开了女人的屁股,嘴里喊着‘小骚货!水流得那么多,是不是想老子的鸡巴了!’,一边用手举着阴茎……”

      一帘之隔,简毓川听傻了眼,完全愣住,动也不敢动,生怕发出声响,连呼吸都不自觉屏住。

      她还在继续,清冷的声音活似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女人放肆地呻吟……”

      “够了!尹沭!”吴老师是实在没想到她还有脸当着他的面读出来,反应过来之后更是震怒,“我是没有脸再说你了,你自己在这好好反省反省!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再去找我!”

      话音未落,就是一连串离去的脚步声和关门声。

      外面再没有声音,简毓川却是独自在尴尬——这似乎还是他不长不短的十七年人生之中第一次体会到尴尬——一来他从未做过会引发尴尬的蠢事,二来他的反射弧确实是特别长。

      他不确定外面被要求留下的人有没有离开,正是坐在床上尴尬地半起不起之时,帘子被掀开。

      简毓川立刻不动,缓缓转头。

      尹沭没料到有人,但即便是此刻知道有人听完了前因,也不觉得有什么。

      先是从胸前校服衬衫里掏出了烟叼在嘴里,才挑了一下眉,看向简毓川。

      “哈喽,年级第一?”她波澜不惊,“没看过黄文吗?还要偷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