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芷 - (8)书房④(被按在书桌上插入) 国师(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书案上已经乱成一团,待批的奏折被挥到了一边。

    顾昭的龙袍被扯开,敞着露出修长精壮的身形。他一贯能文能武,骑射功夫也比一般的武将都强,那身漂亮的肌肉少见天日,在日光下泛着光。再向下可以看到他怒张的伟岸龙根,硕大的龟头顶端渗出一点晶莹的淫液。

    他身上一片热意,出了点汗,汗水把蜜色的、线条漂亮的肌肉染得透亮。修长有力的手臂紧紧揽着女人不盈一握的纤腰,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她的腿根往里深入,中指和食指插入了她微张的蜜穴,缓慢抽送着。

    千鸟低喘着,终究还是觉得有些羞耻,却依旧没有别开视线,低头去看那副淫靡的场景。这样煽情的场面让她身体发热,心跳也微微加快了。

    顾昭用拇指揉弄花核,一边中指插入一个指节,那紧致的甬道紧紧吸住了他的手指,抽送时发出咕啾咕啾、搅弄淫水的声响。

    “季卿快看,”他亲吻她的嘴唇,亲昵道,“卿的小穴正含着朕的手指,像是要把朕吞进去呢。”

    “嗯……四郎的手指……唔……插进去了……”

    千鸟修道,擅长使剑,虽没有刻意修体,身体却依旧不似那些闺阁女子那般消瘦,而是柔韧有力。她的腿被架在他腰上,腰线微折,便隐约可见漂亮的线条。

    在快感下,或许是因为不擅示弱,她的身体绷得像一张弓被拉到极致的弓,连同她的大腿根也绷得紧紧的。

    她攀着他的背脊,在他唇齿间撒娇似的呓语:“再深些、再用力些……填满我……呼唔……”

    此时此刻,顾昭一贯深邃的鹰目在日光下竟然也显得亮晶晶的,映出千鸟的影子,充斥着令人心惊的占有欲。

    不像鹰,不像狼,像是凶猛却被牵着项圈的狼犬,想把主人撕碎,却又迫于项圈的存在隐忍不发。

    “承蒙国师爱重,自当从命。”他声音低哑干渴,两指并拢,在敏感的内壁上抠挖,找到那点小小的凸起,便愈发用力,搅弄出淫靡的水声。

    “……等……不要突然……!”

    季千鸟发出一声混杂着快感的痛吟,下意识地想并拢双腿。顾昭却不让,掰开她的腿让她保持着双腿大张的姿态,好仔细欣赏她动情的模样。

    粗壮的龙根怒张着,有一下没一下的顶弄着她细嫩的腿弯,顶端的清液被磨蹭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淫乱的痕迹。

    直到欣赏够了,他才抽出手指,握着怒张的肉根,抵在那被手指肏弄得微微张开的穴口,缓缓顶了进去。

    “哈啊……!”

    千鸟攀着他有力的肩颈,玉指深深掐入极富弹性的背脊。

    顾昭捏着她的腿根架在腰上,不顾穴肉的挤压,龙根撬开紧闭的蚌肉,深入冲撞,顶在她深处的淫肉上。温热紧致的甬道如同一张小嘴,紧紧吮吸着他的肉物,吸得他下腹一紧,鹰眸也深邃了几分。

    “季卿……”他亲吻她的舌尖,喘息沙哑,一边往里头撞,一边舔弄她的嘴唇,“爱卿的骚穴吸得好紧……又紧又热……甚为热情……朕便只能亲身回报这份爱重了……”

    季千鸟许久没经历过这么激烈的性爱,感觉自己的腰胯几乎要被撞得散架。她斜他一眼,想说这哪是爱重,也骂他油嘴滑舌,却被他含着舌尖吮吻,只能发出破碎的淫叫声。

    顾昭握着她的腰,粗壮的阴茎完全没入她体内,抽出时便感到嫩肉挽留似的吮着他的肉根,恨不得一直埋在她体内,也把她留在身边,不让她出去和顾显一同乱逛。

    他总是有些嫉妒顾显得她偏爱,每次听御史上报就觉得他俩总在一起。想到这里,他的力道更大了些,挺着腰深深撞击着她微张的宫口,囊袋拍打在她腿根,把她的腿根都撞得微微发红,发出啪啪的声响。

    季千鸟被肏得无法稳住身形,只能抓着他的手臂躺在冰冷的书案上,背部被奏章硌得有些疼痛。修长的玉腿无力地缠在男人腰上,玉乳也被撞得晃晃悠悠。

    “轻一些……嗯……太深了……”她感到花径已然被撑大到了极致,可以感受到那粗大阳具上的青筋正鼓胀着磨蹭穴壁,硕大蕈头贴着花心肏弄,试图顶开宫口。

    顾昭充耳不闻,揉弄着她的臀肉顶得更深。

    “爱卿……季卿……”他粗喘着唤她,一边肏弄她的骚穴,一边在她耳边说些调笑的淫话,“好国师……朕肏得卿可欢喜?”

    “唔嗯……哈……慢些……”她目光迷离,顺着他的话头,呻吟着说些大胆的胡话,“四郎的肉棒……肏得我好舒服……唔咿……要被四郎的大肉棒肏飞了……啊啊……要去了……”

    大量阴精从穴道渗出,骤然夹紧的甬道绞得顾昭头皮发麻。

    他咬着牙,死死掐着她的纤腰,加快了速度,大力抽送着肉物。那粗长肉棒把小穴搅弄出了白沫,淫液把他下腹的毛发都打湿了。

    “全部……射给爱卿……”他咬着她的下唇,粗喘着哑声道,紧紧露着她的腰肢,不让她逃离,“爱卿……真想肏烂爱卿的骚屄……让卿留在宫里……”

    狭窄的宫口被颤抖的龟头肏开,大股龙精被灌入宫口,冲刷着敏感的淫肉。季千鸟双腿痉挛,又喷出一股淫水。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好一会儿,才从连续高潮的灭顶快感中抽身而出。

    顾昭抽出性器,便看到被肏开的粉嫩穴口张合着泄出大股淫水和白精,刚射精过的半软龙根竟是又硬了起来。

    他抱着季千鸟的腰,磨蹭着顶弄她的身体,神色间带着浓浓的情欲:“爱卿不若留在宫中用了午膳再回?宫中有温泉,可清洗一下再行回程。卿也许久未曾同朕一道用膳了。”

    季千鸟面上依旧泛着红晕,瞳孔中的情欲却化为了浅淡的清醒。

    在男人的目光中,她推开他,夹着还含着男人精液的花穴,收拢朝服,把满是爱痕的身体隐藏在朝服之下。

    “不了。”她站起身,平淡道,“承蒙陛下恩典,但臣与宁王有约,不宜太迟离开,此时他应等在宫外。”

    帝王的面色骤然冷了下去。

    他看着她浅淡的面孔,猛然意识到她刚刚唤的全是四郎,未曾叫过他一声陛下。

    看到她转身,他喉头微颤,一时间竟说不出挽留的话。

    毕竟他是万人之上的皇帝陛下,而非四郎——即使他的心思和过去没什么两样,她也只愿意包容当初的四郎,而不是现在的他。

    顾昭咬着牙根,只能先让太监送她离开。

    等季千鸟的背影消失在宫门,他才皱着眉,叫来皇室的暗卫。

    “跟上国师,”他下令道,“若国师与宁王还有皇子们有任何牵扯,都必须立刻上报。”

    ———————————————

    珠珠收藏评论摩多摩多!破百加更!

    接下来就是废物点心(?)的场合,在思考先和凌轩凌光做一场还是和宁王去逛花街……狗皇帝短期内都没得吃肉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