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芷 - (5)书房① 国师(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下朝后,本想早点回去补眠的季千鸟不得不去了一趟御书房。

    她这次摊上的差事比当年选储君还麻烦得多:当年的顾昭是皇后嫡子,老皇帝其他儿子因为国运在早期也夭折了许多,长到十多岁的竟只有顾昭、顾显还有个顾曜。

    顾曜十二岁坠马而死,就只剩顾昭和顾显两个皇子,瞎子都知道该选顾昭。季千鸟不瞎,也不希望国运太差把自己的气运降到地底,自然是选了顾昭。

    当年宗室也有不少适龄男子,却都比不过顾昭,更何况顾昭盘外招还多得很,小手段一个接一个。当他为了稳固地位、十五岁时爬上季千鸟的床勾引她的时候,她就知道其他人赢不过他了——善于隐忍,城府极深,对自己也足够狠心,这样的人不当皇帝都可惜了。

    现在选储君,却远没有当初容易了。

    这也和先皇有点关系。

    先皇年老昏聩,竟将自己的储君视为劲敌,把他的母族削得不成样子。老皇帝突然驾崩后,顾昭被季千鸟扶上位的时候,坐着的龙椅几乎是空壳儿的。

    为了得到朝中老臣的支持,顾昭迎娶了叁位妃子,都是重臣女儿,分立为淑妃、德妃、良妃,雨露均沾,恩宠并行。

    大皇子顾铖为淑妃所出,母族是镇国将军府,自己也能征善战,二十一岁便战功赫赫。

    二皇子顾钰为德妃所出,母族是叶家,也就是丞相一脉,算辈分应该叫叶修文舅舅。他为人仁厚,颇似其母其舅,有君子之风,明君之相。

    叁皇子顾铭与四皇子顾锦乃是双生子,为良妃所出,母族为陈家,外祖父乃尚书仆射陈严,把持着翰林院和大半内阁。陈家乃书香门第,风评极佳,两位皇子虽才十五六岁,也被养得颇有乃父之风——很像当年的顾昭。

    四位皇子,都有继承皇位的资质,母族也个个不容小觑,夺起储君之位恐怕能拆了半个大燕,也难怪皇帝要把这档子事推给她季千鸟了。

    季千鸟烦恼地揉揉额角,叹了口气,心道怎么就没有一个像宁王顾显那样的废物点心,选择的时候至少能少选一个。

    她在太监的指引下踏入御书房,便看到罪魁祸首顾昭坐在书桌前,正提笔写着什么。

    她在他对面坐下,才发现他写的是皇子母族势力的大臣名单。

    看他这样子,千鸟就猜到他定是已然谋划了许久,才把这烂摊子推到她头上的。

    她修长的玉指敲了敲桌面,直截了当道:“恕臣直言,选储君一事臣并无把握,还请陛下另择良臣。”

    “国师不必多虑。”看到她来,顾昭把笔放下,瞥了一眼太监总管,后者便识趣地带着其他侍卫和婢女退至了外室。

    直到室内只剩他二人了,他才继续道:“此事的确非国师不可,只有交给你,朕才能安心。”

    “陛下正值壮年,不必这么急着选择储君。”季千鸟道,“皇子们个个天资超群,臣和陛下都看不到他们的未来,只能交由时间检验。”

    “并非是朕急着立储君,”如墨的剑眉微微立起,顾昭冷笑道,“急的是世家,皇子,和那几个妃子——他们一个个都盼着早定储君,生怕夜长梦多呢。”

    季千鸟微微蹙眉,意识到了他话中的含义。

    “所以陛下是希望臣借着择储的名义,多拖上一段时间?”她了然道,“世家门阀不敢逼迫臣,陛下是想借着臣的手应付世家啊。”

    “确是如此,眼下还未到立储的最佳时机。”顾昭坦然道,身子微微前倾,又离她近了许多。

    说话间,从她进来开始,他的目光便一直逡巡于她的面上、发上,眼中隐隐带着蠢动的情愫。他已经许久未曾和国师靠得这么近了——自从他帝位稳固,为了避免麻烦,国师甚至还有一段时日不曾上朝,入宫的次数也变得极少。

    她一向是很怕麻烦的人。他心知肚明。

    “太麻烦了,陛下不怕臣撂挑子?”果不其然,她如此说道。

    顾昭笑了起来,笑容自信而肆意:“朕知道,卿不会置之不理。”

    他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牵住她的手腕,俯下身,凑到她近前,膝盖顶入她腿间。

    “至于旁的事,朕自然会好好补偿卿,”他紧紧握着那纤细的玉腕,低声笑道,那双鹰似的眼中目光直直凝在她面上,眼中翻滚着深邃而复杂的光,“方才季卿在早朝时一直夹着腿,应该未曾好好疏解,不如由朕来帮帮卿——”

    千鸟神色微变。下身濡湿的布料被男人屈起的膝盖顶弄着,又被微张的小穴往里头含了一些,摩擦着敏感的内壁和立起的花核,弄得她双腿微软。

    他靠得太近了,几乎贴在她的鼻尖,充满侵略性的气息拂过她的脖颈。她本该退开一些——但她季千鸟从来没有后退的习惯。

    “能通晓朕意的,唯有季卿。”他的薄唇停留在她唇前半寸,同她呼吸交错,意有所指,“最知季卿心意的……现如今不也只有朕吗?”

    那双铁似的臂膀箍在她腰上,摩挲着纤长优美的腰线。男人结实的膝盖又往上顶了两寸,顶着含着水的花穴磨蹭。

    他抽出一手捏在她后腰浅浅的腰窝上,那是她的敏感点之一——十五岁时他便察觉到了,每次伸出舌头舔弄那象牙般白嫩的背脊上微陷的腰窝,她的肌肤便会泛着惑人的红,含着他性器的蜜穴也骤然夹紧,让他从容的心思破碎不堪,顾不得讨好她,只想按着她的腰,肏到她哭出来为止。

    顾昭是那样了解他的国师大人,了解到方才在朝上,他只看了她一眼,便知道她正压抑着情动。无论如何,他的国师大人都会被他按在掌下,无法离开他的掌控。

    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亦是如此。

    下一秒,他便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微微怔住。

    “顾显知我,修文知我,佛子玄故知我,陛下倒也不必担心。”季千鸟呼吸有些急促,却依旧没后退半分,故作平淡道。

    “……顾显……”顾昭心头火起,不怒反笑。

    他挥开公文,把她压在了书桌上,含住她的下唇,厮磨着道:“顾显有朕了解国师大人吗?当年把国师的骚穴肏得喷水的人可是朕,而非顾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