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芷 - (1)上朝(在马车上安抚侍卫) 国师(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季千鸟实在是不想上朝。

    五更上朝,四更就得起了,梳洗打扮用膳,进宫又得花半个时辰。

    她住得离皇宫倒也不算远,京都的重臣、宗室们大抵都住在四桥街首安远桥附近,不像远些的小官还得过四座长桥,才能到宫墙外——住京城边缘的尚书右员外郎上次与她闲话,就说自己叁更不到就得起,坐府上的驴车,晃悠一个半时辰才能到宫门。

    国师府倒是有马车,还不止一驾。先皇便曾赏过季千鸟一架玉辂,配以四匹玉白色的良驹,还许了她在宫内驾车的特权,许多宗室都羡慕不已;先皇去后今圣登基,车架旧了,马也老去了,皇帝便又赐了她一架更为华丽的玉辂和新的马,供她进宫乘坐。

    燕朝不兴铺张浪费,季千鸟座驾的仪仗甚至不逊于皇室,但从未有人对此产生异议——众人皆知季千鸟乃天运之女,以一人气运换了大燕举国国运,安定天下,是为“国师”。燕朝皇帝是君父,她便是被供着的小祖宗。

    帝王赏赐是为了昭显恩宠,千鸟却大为烦恼:明明若是她自己施展道术只需半刻钟不到就能入宫,有了御赐马车,她却只能花上半个时辰慢悠悠地坐车进宫。

    “老的焉坏,小的也不安好心……”她顶着惺忪的睡眼,张着手臂让丫鬟帮她更衣,打了个呵欠,嘟囔道,“他们分明都知道车架于我无用……”

    帮她更衣的丫鬟漱玉跟了她多年,见怪不怪,一声不吭:国师大人几乎每次上朝前都要迷迷糊糊念叨这么一句。

    另一个丫鬟漱雪则熟练地帮她擦脸,安慰道:“有马车也是好事,像大人前日同丞相谈天、一同回府,若是没马车,难道要您扛着丞相飞回来吗?”

    千鸟想了想自己把向来风度翩翩的叶丞相扛在肩上的样子,好悬没笑到岔气。

    她边笑边揉眼睛,这么一笑倒也清醒了不少:“噗哈、哈哈……不行,修文若是这么被我扛着,定要和我翻脸!”

    看她清醒了,漱雪漱玉的动作越发麻利,很快就把她拾掇好了。铜镜中睡眼惺忪的美人睁开一双风流凤眼,束上玉冠,眼波流转间威严又惑人。

    她分明生了张极为清冷高华的脸,身上也总穿着规规整整的月白朝服,端着的时候总让人觉着不易接近;她笑起来的时候却不一样,眉眼舒展,玲珑的身段便也一起发颤,带着几分不羁的风流气,不像国师,倒像是潇洒的江湖人士。

    笑过了,她便又重新端住了脸,为上朝做准备。在朝堂上她总是那副清冷姿态,才足以威慑百官。

    漱雪帮她理好发鬓,便让人传上简单的早膳。

    季千鸟修道,可吸纳天地之灵气,用膳也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早膳便上得不多,零星几迭精致糕点,上面缀着粉嫩的桃花瓣。

    时值春日,安远桥边桃花开得正好,国师府离桥不远,府中丫鬟便常去折几支花回来,插在皇帝赐的天青瓷瓶里,多的则用来做菜。

    今日为了多睡一刻钟,她只能随意吃两块糕点,便匆匆出门,让早已等候着的侍卫驾车去上朝。

    国师府的侍卫和丫鬟都不多,她贴身用的侍卫就两个,都是二十七八岁的年龄,也跟了她很长时间。

    驾车的凌光看她揣着一块桃花糕匆匆出来,挑眉笑道:“国师大人今日又起迟了?现在出发怕是又要迟到,被罚一月俸银了。”

    “就你乌鸦嘴,快点出发准不会迟到。”千鸟扶着在车上候着的凌轩的手臂上车,嫌弃地催促他,“先说好了,我要是被扣了俸银,你这个月银钱也别想要。”

    这对兄弟中,凌轩较为内敛,也没忍住,星眸中露出一丝笑意。凌光性子开朗,笑着求了两声饶,便甩开鞭子,驾着马冲了出去。

    “平稳点、哎,晃得紧!”

    车内千鸟猝不及防之下被晃得东倒西歪,只能紧紧抓着凌轩的手臂,鬓发都乱了些许。

    凌轩习以为常地扶住了她的肩,不让她把脑袋磕在窗上。

    “赶时间!没办法!”凌光俊美的面孔上带着点揶揄的笑意,“谁让国师大人昨夜和阿轩闹得那么迟,今天还起迟了呢?”

    凌轩微微红了耳廓,冷声道:“还在外头,休得胡言!若是被旁人听到,传了国师大人的闲话——”

    “安远桥内哪还有旁人,”凌光笑嘻嘻道,“这一块住的都是朝中大臣,有哪个敢说大人半句不是的?”

    也就是凌轩脸皮薄了些,大燕风气开放,对男女关系拘束不严,男子纳妾、女子纳君都属风流,许多女富商或是不出嫁的大小姐养了好几个面首,更何况季千鸟这样尊贵的身份了。

    江湖传言国师好男色,世人也顶多感慨她风流,不至于口诛笔伐,只觉得理所当然。

    “你这不是敢吗?居然编排到我头上了。”千鸟好不容易稳住身体,靠在凌轩肩上,带着点恼意道,“我昨夜分明只是与凌轩手谈了几局,怎的到你口中就变得这么不清不楚了?”

    “谁让国师大人在江湖传言中是那般风流浪种,喜好男色,对前来勾搭的少男们来者不拒,也不能怪属下胡言,”凌光揶揄道,“况且阿轩也……疼疼疼!别砸了!”

    凌轩探出身,一巴掌拍在凌光后脑上,向来冷淡稳重的面孔上带着淡淡的薄红:“闭嘴!”

    等凌光乖乖闭嘴点头,他才坐回马车上,扶好晃得晕晕乎乎的国师,任由她把脑袋枕在他的肩头,小心翼翼地扶住了她的肩:“要让凌光慢些吗?大人?”

    “不必,我就是困,枕着睡一会儿就好。”千鸟晃了晃脑袋,眼上蒙着一层惺忪的水光,显然是又晕又困,“传言……现在传言居然已经怪到这种程度了吗?我哪有那么随便……是吧?阿轩?”

    凌轩僵着身体,看着她缓缓下滑,把脑袋枕在他膝上,柔软的粉腮蹭了两下他腿上的肌肉,一时间动也不敢动。

    “大人自然……并不随便。”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磕磕绊绊地答道,“传言不可信,都是对大人的抹黑,我会教训凌光,让他不再多嘴。”

    季千鸟得到了答复,满意地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像是在揉什么大型犬:“说得很好,教训凌光的事就交给你了。回头给你点奖励——昨夜憋坏了吧?待会我要是睡醒了就帮你揉一揉。”

    她换了个姿势准备小睡一会儿,玉白的面孔上带着困倦的粉,殷红的棱唇微微抿着,在昏暗的车厢里泛着晶莹的微光。

    凌轩看着她的脸,想到那双唇含着他粗大性器、被撑到极致的样子,下腹一紧,面孔也跟着绷紧了:“……多谢大人。”

    前头,正在驾车的凌光幽幽叹了口气,心道果然凌轩是欲求不满,才会在这儿拿他撒气。

    昨个儿凌轩和千鸟真的只是下了半宿的棋,他自是知晓的。但千鸟向来随心所欲、毫无自觉,出了浴只批了一件薄衣,便敞着胸口出来下棋,也难为凌轩能专心对弈、没做什么别的事了。

    也就是凌轩有定力,要是换他凌光,恐怕早就以下犯上,把国师大人压在案上,扯开那轻薄的衣襟,肆意亵玩肏弄那具漂亮的身体了。千鸟向来不介意同人做那事,若是她也兴起了,这样的以下犯上顶多就罚半个月月钱。

    车内的季千鸟自是不知道凌光在打什么主意,只是打了个呵欠,睡眼朦胧地看着面前鼓起的鼓包。

    只是这么磨蹭几下,凌轩竟就已经半硬了。半勃的肉根支愣在裆下,将黑色的下摆顶起一团可观的鼓包。

    他冷硬的面孔上泛着淡淡的红,极力平稳的呼吸变得急促了些,放在两边的手指节也微微发白,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分明是二十七八岁的成熟男子,冷峻的气质也极具侵略性,可听到她的命令,他却还是忍耐住了欲望,乖乖一动不动。

    看着他这副样子,千鸟心中微微一动。

    他和凌光十五六岁就跟在季千鸟身边,性子内敛,若不是当初凌光带着他爬上她的床,他自个儿估计是做不出那档子事的。

    那时他便是这么红着脸垂着头,明明硬得不行了,还是很听话,她说什么就做什么;哪像凌光,成天就知道偷奸耍滑,让他停手,他还是边撒娇边硬要射在里头。

    她也因此格外注意凌轩,生怕委屈了他。

    要是凌光硬了,她晾着他一天也不会有愧疚感,换成凌轩,她似乎就有些于心不忍了。

    “唉,”想到这里,千鸟伸手揉了揉他,感受着那肉根在她手下越发坚硬,叹了口气,安慰道:“算了,是我的错,不让你等了,现在就帮你疏解一下——乖,自己解开衣服。”

    “……是。”凌轩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低声应是。

    他解开腰带,微微扯下亵裤,那粗长的阳具便直挺挺地抵在千鸟鼻尖。硕大的顶端上,马眼在她的目光中微微张开,缓缓渗出一点前精。

    看着这根曾听话地把她肏得极爽快的肉根,千鸟也觉得有些渴了。喉头缺的水似乎都到了下身,肉缝间微微泛着湿意和痒意。

    “已经这么硬了啊。”她纤细的手握住那根肉茎,就着微微的汗意上下撸动了一下,听到男人发出压抑的喘息声,耐心地问他,“今天是我的不对,我向阿轩赔不是——阿轩希望我怎么做呢?”

    “……希望大人……含一含……属下的……肉棒……”凌轩额上沁出一点汗,看着她的嘴唇,低声道。

    “如你所愿。”国师大人笑了起来。

    那粉嫩的舌尖划过洁白的贝齿,然后舔过顶端马眼,把那点前精卷入口中。然后她微微启唇,把硕大狰狞的龟头喊入了口中。

    敏感处骤然被裹入湿润紧致之所,凌轩身体巨震,硬得更厉害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